清凉记忆留于今

发布时间:2015-4-3 9:34:49   点击数:
  3月30日,星期一,我在张店东一路的单位值班。窗外就是车水马龙的闹市,不时有少男少女穿梭于人群之中。这些少男少女大概受不了气温的骤升,从早晨起就穿上了半袖短褂或汗衫,昂首阔步,显出了年轻人的朝气和英姿。离“清明”还有5天,夏天就急不可耐地捷足来到母亲城了吗?
  瞩望窗外,不禁使我想起了50年前的那个夏天。1965年,19岁的我在当时的张店区湖田公社下湖小学任民办教师,除了每天挣10分工外,每月还有区教育局发的6元的生活补贴。这6元钱,给母亲母亲不要,因为她深知我是“书痴”,钱,大多去张店的新华书店买了书。
  那时,买一本郭沫若、贺敬之、艾青、李季或是郭小川的诗集,一本才花七、八角钱。所以,我平均每月要买四、五本诗集,还能剩下点零钱。当时的张店二马路,是张店最繁华的商业街,一是因为有当时最大的商店——张店百货公司,二是离我最喜欢去的新华书店也很近,还因为在百货公司的南侧,有一处面积约30平方米的冷饮店。那年夏天,我每周一次去书店买诗集,买完后,上午10点左右就坐在凉爽清洁的冷饮店里,要一碟冰激凌和一小瓶汽水,边吃边翻看诗集。读到精彩的句子,我不光击掌,还小声说:“好!”有时还笑出声来。这样就惊动了我的两位同龄人——冷饮店两位十七八岁的女服务员。她俩一齐用略带惊异的目光看着我,我这才真正注意到两位小姑娘的存在:个头相仿,都在1米6出头,一白一略黑,一瘦一略胖。那个脸白的女孩,前额微凸,润泽光滑,梳两条齐肩短辫,一对杏眼明亮有神。那因着半袖白褂而露出的半截胳膊,真如藕瓜一样白嫩。当时我心里想—大概董永当年遇见的七仙女,就该这么美吧?
  坐于桌前,舀一小勺冰激凌,吃完,继续轻声读诗集。因不到中午,店里客人很少,两位小妹妹就坐在圆凳上,凝神听我读诗。从10点至12点,仅两个小时,我就大致读完了那本不厚的诗集。起身要走时,那个肤如凝脂的女孩端来半盘切开的西瓜,说:“这是刚才一位干部模样的客人要的,他可能有急事,只吃了两页,匆匆走了,你如果不嫌,就把这几页西瓜吃了吧!”正值盛夏,冷饮店里凉风习习,而马路上却烈日喷焰,能吃上几页西瓜是痛快的。于是我点一下头,接过盘子,把那几页冰镇西瓜全吃了。临走,我对两位小姑娘说:“下个星期天上午我还会来书店买书,自然还要来吃冰激凌的!”白雪公主般的小姑娘笑着说:“那我们欢迎!我们还能继续听你读那些优秀的诗歌呢!”因为有了手中的诗集,因为有了这家冷饮店,那个夏天给我留下了永远清凉的记忆。
  50年弹指过去,我从一名爱诗若狂的19岁青年,变成了一位69岁的白发老人。想当年那两位冷饮店服务员也是年近古稀之人了。回忆当年,我在冷饮店一坐半个上午,的确只能慢慢吃一碟冰激凌,外加一瓶汽水,不会有买冰镇西瓜的钱。我们这一代人,历经坎坷,受尽磨难,但是历尽劫波志未改,黄连吃尽甜蜜来,晚年遇盛世,都是幸福的;我们这一代人,见证了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张店的落后、贫穷,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张店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。真是:莫道今日发如雪,昔时曾是爱诗狂。冷饮店里二佳丽,今岁定也发若霜。我们张店真是大,楼高路阔空气爽。衷心祝愿母亲城,一年更比一年强!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guangzhouhtgl.com/cbxg/18.html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.